财新传媒
2011年03月16日 21:41

南京砍法桐不能如此随意

春回大地,但至少对200多棵南京的城市名片——主干道两侧、高可参天的法国梧桐来说,她们没有春天。她们面对的,可能是一场噩梦,因为地铁建设需要,它们正被砍掉。当然,另一种说法是移植。

这些树,多数为民国时期所植,已有60多年树龄。比如市中心太平北路那几十棵法桐,就曾经目睹孙中山的灵柩车从她们旁边开过,去向中山陵。

与外地人相比,南京人更爱这些有历史的树,南京人知道,这些树中的大多数,并不是真正的法国梧桐,而是悬铃木,但南京人就愿意这么叫。即使春天树毛刺得人眼睛疼痛,南京人仍然以有这些树为荣。

南京市民都知道,在民国时期,南京几乎就是梧桐城,主干道上有好多排。新中国时期的城市建设,多数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2月23日 13:42

我也悲哀一把

看了我同事霍侃写的博客《深深的悲哀》ttp://blog.caing.com/article/15125/,我也想写一写“外地人必须有五年以上纳税证明才能在北京购房”对我的影响。准确地说,是对我弟弟和我父母的影响。

我的房子买在了南京,但十余年在全国漂泊的工作经历让我发现,在中国,要作新闻,还是得来北京。所以,2010年初,我第二次来北京,从财新传媒地方站转到总部工作。在大半年的时间里,我一直有一个念头:攒一些钱,未来再在北京买一套房吧。

一周以前,北京关于外地人限购房的政策出来后,我知道,这个念头只好打消了。也没什么,反正,自己其实也买不起。毕竟按之前的政策,我也是第二套房,要首付百分之五十,贷款利率也上浮百分之十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2月21日 14:06

我的含镉的希望

上星期二,有同行和同事告诉我:你写的《镉米杀机》火了。

怎么回事?查阅网络、国内多省市报纸网络版和一些电视节目视频发现,因为我的报道,全国各地都在关注含镉大米。同行甚至将镉米视为中国食品安全的又一公共事件。

我注意到,有位网友在我稿件后发表一个评论,大意是说这篇报道基本上是旧闻,但由于事情重大,把这种旧闻告诉公众,在一个杂志的封面位置,也是值得的。我非常赞成这个说法,关于中国大米中的镉问题,真的只是一个旧闻。

其旧的地方在于,中国土壤被镉等重金属污染情况不容乐观是旧闻,在这些土地上种植稻米旧闻,这些大米中镉会超标也是旧闻。人们长年食用镉超标大米,身体健康可能会出现一定问题,也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29日 10:23

小记者维权

我必须要说,这次伊春采访我很不爽,不是一般不爽,是非常不爽。不仅仅是我,还有北京、上海、广州等全国各地十几家媒体的记者,和我一样不爽。

8月24日晚,伊春空难,几日采访,为遇难者痛与悲的同时,当地采访环境恶劣,这是第一重不爽,也是采访中常规的不爽。

但8月28日周六这天早上,我的采访其实已结束,心情轻松,正准备喊同行抽空至小兴安岭深处看一下大森林原始风光。心情轻松的原因还有一个,就在8月27日,在国务院召开的全国依法行政工作会议上,温家宝总理强调,要健全行政监督体系和问责制度,要更加重视人民群众和社会舆论监督,要支持新闻媒体对违法或者不当行政行为进行曝光。

你们看,温总理讲话多好,对全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17日 15:53

舟曲恸

http://magazine.caing.com/2010/cwcs413/ 

8月15日,我坐在兰州黄河边一个绿色躺椅上,悠然喝着八宝茶。眼前,垂柳翠绿,河道宽阔,高山耸立,再加上耳里的哗哗流水,这一刻真是美得无法形容。尤其是,对于刚从舟曲灾区归来的我来说。

这是我自泥石流灾区舟曲采访结束后的第一个周末。心情平静吗?似乎又不那么平静,总是想有些话要说,不吐不快。

作为一个在平原长大的人,我喜欢山。因为童年时为了看清村子全貌,我得爬上村南高高的柳树,或站在村东灌溉渠堤上才行,太费劲了。山多好啊,那么高大雄伟,永远不像平原般一览无余,神秘得可以横岭侧峰。我必须承认,我只喜欢长树长草的山,或者直立挺拨的石头山,觉得生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8月03日 14:59

南京大爆炸尚存四大疑问

南京大爆炸尚存四大疑问

“7.28”南京化工管道大爆炸已过去数日,媒体作了较为充分的报道,南京市政府举行了数次新闻发布会,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(下称国务院安委办)也于8月1日通报了事故初查原因。事件看似平息,但细观目前已知事实,疑问还有多处。

第一大疑问:丙烯管道被挖断的时间。

据国务院安委办通报,是次大爆炸丙烯管道被挖断的时间为7月28日上午9时30分,这个时间与南京市政府新闻通报截然不同。7月28日下午,该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的此时间为当日上午9时56分,次日又说是10时06分。

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,泄漏5分钟或15分钟后爆炸和泄漏41分钟后爆炸,当然差别重大。

5月28日的《现代快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7月03日 14:33

【南京撞车】伤逝

逝者一

婚纱照挂上黑纱,在鲜花的掩映之中,照片上的夫妇俩显得非常恩爱。6月30日8时20分,他们手牵手死于那场惊动全国的南京酒后撞车事故中。女主角即是令全国网民唏嘘不已的孕妇。一起惨遭不幸的,还有他们尚在母亲体内的胎儿。

这是怎样的一幕人间惨剧,我实在不忍心还原。

现在我们知道,这位凄然死去的孕妇名叫郑琳,27岁,他的老公叫康伟东,28岁。郑琳母亲告诉媒体,小两口是南京财经大学的同班同学,大一时就恋爱了。

2003年毕业后,康伟东先后供职于广东发展银行和宁波银行,郑琳则一直经营网店,还在南京主城区开起了一家实体店。

两人于2008年5月2日结婚。此前不久,他们买下了岔路口地区明月港湾小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7月02日 14:25

【南京撞车】公众的愤怒和政府的公开

作为《财经》驻江苏站记者,我主要生活在南京,而我的家就在南京市江宁区岔路口。6月30日晚8时20分左右,就在那段我经常去散步的路上发生了震动全国的恶性车祸——六死四伤,一位孕妇当场死亡,腹中男婴也因撞击滑出体外。

从7月1日上午起,我就不再只是一个普通的岔路口居民,不能只是悲伤和愤怒,我迅速投入此次事件的采访和报道。

首先,从一个全国性媒体的新闻视角来说,一个地方的一起酒后驾车事件,事实上并未达到通常的选题标准。只有肇事者是故意撞人,或者其身份是一定级别的官员或者知名公司的高管,事件才会被视为大新闻。但从另一个角度,这起酒后驾车伤人事件已经引起全国网民高度关注,如果政府处置不当,很有可能演......

阅读全文>>